bt366体育

     
      首页  >> 新闻中心  >> 有色艺苑   
     

    【散文】行走的风景





    来源:大冶有色 作者:占金菊
    发布时间:2018-05-30 打印
     

    朦朦胧胧中,我清晰地感觉到床在剧烈地晃动。一骨碌爬起来,我下意识地跑到窗口去向外张望。此刻,是早晨七点半,与内地有两个多小时的时差,窗外还是漆黑一片。矿区的路灯在山间蜿蜒成“之”字型,不远处是起伏的雪山,连绵成一道巨大的屏障。外面除了呼呼的风肆意地吹,寂静无声,楼房剧烈地摇动,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或惊慌。

    这里是新疆的南部,帕米尔高原的北部、塔里木盆地的西端,在天山南麓与昆仑山两大山系的结合处,地处两大山系的交接口,是帕米尔-西昆仑地震带的北部边缘,属地震高发地区,3-4级的地震简直不值一提。

    萨热克铜矿位于山腰,背面是山,前方也是山,前方的山脚下,有一条河流。进矿山的简易公路,沿河流而上。南疆属温带大陆性干旱气候,四面环山,地形封闭,土壤碱性强,少雨缺水的地方,便是茫茫的戈壁荒滩。河流经过的地带,才有水草生长,骆驼刺、沙枣树、沙棘树,在河床边才可见到。牧民逐水草而居,沿河流散居的牧民,腰间挂着大大的馕,那是他们日常放牧时充饥的食物,吃一块馕,喝一口水,日子便在牛羊从一个草场到另一个草场转移中溜走。此时尚是冬末,山上看起来光秃秃的,一些藏在石缝处的草根,是动物们唯一的美食。沿途两边全都是雪山、戈壁,这里的高山,均是风化的疏松土质。春季冰雪融化,在山间形成一道道自上而下的沟壑,像是一把巨型的梳子,从山顶梳到山脚。质地疏松的土石,遇水极易滑坡。山看起来很陡峭,人是很难在坡上站立了,牧民们散养的马、驴、牦牛却能悠闲自在地在坡上觅食。顽强的生命,才有活下来的资本。

    从平地到高原,从江南到疆南,见惯了江南的桃红柳绿,莺歌燕舞,这里的高山荒漠,雪山雄鹰却又是另一种景象。湛蓝的天空、高耸的雪山、远飞的雄鹰、无垠的荒漠、现代化的矿山,无法用脚丈量、走不到边的广阔天地,构成了一幅气势磅礴的画面。

    几年前,萨热克还是一片荒山,人迹罕至,车子行走几十公里才能见到散居的牧民。如今,这里建成了一座现代化的矿山,生产生活条件渐渐地改观。井下巷道、选矿厂房、职工宿舍、职工食堂一应俱全,房子都是抗震设计。说起开拓的艰辛,在这里待久了的职工,都能如数家珍地道来。在海拔2900米的高原,建设一座现代化的矿山,殊为不易。别的且不说,单单是住宿的历史,就可以说道一番。开始住的是铁皮房子,冬天冷,夏天闷,房子又小又窄。山上风大,几乎要把铁皮房掀翻,刺骨的风无孔不入。“每天晚上都是在呼呼的北风中入睡的”。即便是简易的铁皮房子,也曾被人羡慕。最为艰苦的时候,很多人不得不住在帐蓬里。“那时候,真羡慕能提前搬进铁皮房的职工,冬天下班了可以在屋子里生上炉火,煮上一大锅白菜,简直是美味,感觉就是人间天堂”。回忆过去,就会十分珍惜现在,也是为了更好地展望未来。一位职工说出了一句颇有哲理的话。

    从江南到疆南,在行走中寻觅,在行走中展望,在行走中发现不一样的风景。只有创造更好的未来,才不辜负这一路走来的艰辛。也许,这便是人生的意义吧。

     


     
      【浏览5699次】 【评论】 【发送邮件给朋友】 【加入收藏】 【关闭

    相关新闻


      【诗歌】在非洲:献给中国有色集团走进非洲20周年
     
      【摄影】摄影作品欣赏(二)
     
      【有色艺苑】栏目投稿方式